雪峰的回憶


作者﹕yayaya
(一)月夜
我記得那一晚恰巧是陰歷的十五﹐月亮很圓﹐柔和的月光把屋子裏照得亮亮的。
由於睡前貪嘴吃了幾塊巧克力﹐我很久都沒有睡著﹐最後索性睜大眼睛﹐呆呆的望著月婆婆﹐想著心事。
這時我感到有些口渴﹐便起身輕手輕腳的去廚房喝水。
經過父母的房間﹐發現似乎還有燈光﹐並且不時還有一些奇怪的聲音傳出。
這時侯已是半夜12點多了﹐
「爸媽在幹什麼呢﹖這麼晚還不休息。」
我心裏直泛嘀咕。
其實這種狀況已不是我第一次遇到了﹐每次我都很想偷偷的看看爸媽到底在做什麼﹐可我每次都忍住了﹐因為覺得這樣做不好。
這時屋內又傳來爸媽嘻笑聲﹐盡管聽得不太清﹐但不知為什麼我的臉卻變紅了。
我隱隱約約覺得爸媽一定在做一件非常好玩的事﹐【】而且是他們倆才能做的﹐所以才會瞞著我﹐每次都在我睡覺以後才做。
我的好奇心越來越強烈﹐今晚我實在忍不住想看看。
「只看一眼﹐看完就回去睡覺﹐爸媽不會發現的。」
我不斷的說服著自己。
我開始躡手躡腳的向房門移去﹐生怕弄出半點聲響。
我終於來到門前﹐伸出顫抖的手推開一道細小的門縫﹐這時我幾乎都能聽到心臟在「咚咚」的劇烈跳動著。
我定定神﹐大著膽子向屋裏望去﹐眼神立刻便凝固住了……
只見在柔和昏黃的燈光下﹐爸媽都是光著身子躺在床上。
媽媽靠在爸爸的懷裏﹐正用手玩弄著爸爸的肉棒。
爸爸的肉棒非常的粗大﹐有七﹑八寸長﹐紫紅色的龜頭足有雞蛋大小。
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陽具﹐老實說﹐我當時並不知道那是什麼。
媽媽繼續玩著﹐像是在玩一件非常有趣的玩具﹐並不時的低下頭去﹐把肉棒含在嘴裏用力的吸吮﹐很快爸爸的肉棒就變得又硬又粗了﹐而且油光發亮的。
這時媽媽的淫態畢露﹐柔膩的央求著﹕
「大勇﹐求你了﹐再玩一會吧﹐人家還沒過癮呢﹗」
「阿珍﹐時侯不早了﹐休息吧。
明天早上你還要起來給女兒做飯呢﹗」
爸爸吸著煙﹐一邊還把玩著媽媽豐盈的雙乳。
「不﹐我要嘛……大勇﹐是不是我對你沒有吸引力了﹖你整天在外面風流快活﹐讓我獨守冷床。回來家還這麼敷衍人家﹐你是不是想逼我到外面去找男人﹐跟你戴頂綠帽子﹗」媽媽有些生氣了。
「好了﹐阿珍﹐別生氣了。我跟那些女人只是逢場做戲罷了﹐你才是我最寶貴的﹐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她們又怎麼能比呢﹐我又怎會冷落你呢﹐想天天愛你疼你還來不及呢﹗我只是看你今天忙了一天的家務﹐太辛苦了。不過愛妻既然還有興致﹐老公自然要全力奉陪了。」
爸爸把媽媽摟在懷裏﹐不住的寬慰愛撫。
「好﹐我的心肝﹐小蕩婦﹐你還想怎樣玩﹖」
爸爸摩挲著媽媽白皙圓潤的大腿﹐調笑著。
媽媽這才轉怒為喜﹐用手捶著爸爸的胸口﹐說道﹕
「老公﹐你好壞﹐這樣說人家。好﹐那我就是淫娃蕩婦。好大勇﹐我現在好難受﹐小屄好癢﹐我要你的大肉棒來止癢。」
爸爸看到媽媽如此的飢渴﹐也不忍心再捉弄了﹐便取過一個枕頭﹐墊在媽媽的屁股底下﹐分開雙腿﹐露出媽媽的小屄。
媽媽的陰戶很飽滿﹐恥毛濃密烏黑﹐此時已被淫水泡的濕漉漉的。
只見爸爸跪在媽媽面前﹐對準小屄﹐一挺腰﹐便把大肉棒連根插入了媽媽的小屄。
此時媽媽顯得滿足極了﹐長長的呻吟著﹐又興奮又感激的望著爸爸。
爸爸停了一會才把肉棒慢慢的抽了出來﹐但很快的再緩緩的插進去﹐並且讓肉棒在小屄內轉動著﹐這又引得媽媽連聲的嬌哼。
而此時正在門外偷看的我﹐已經被這香艷刺激的一幕驚呆了。
我有些不知所措﹐只覺得粉臉好燙﹐有些喘不過氣來。真是羞死人了﹗我想趕快離開這﹐可是雙腳像是被釘住了一般﹐無法動彈。
我當時又羞又怕﹐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這時屋內爸媽卻雲雨正酣﹐只見爸爸抱著媽媽的大腿﹐一進一出的抽插著﹐頻率也越來越快。
媽媽也漸漸變得放浪起來﹐只見媽媽秋波含春﹐舌尖微吐﹐興奮的揉搓著自己的乳房﹐淫詞浪語不斷的從嘴裏飛出﹕
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勇……你太厲害了……我快被你幹死了……大雞巴老公……啊……我的小屄要飛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再用力…幹死我這個小騷屄……」
「……阿珍……你的小屄……好緊……夾的大雞巴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老公……會讓你更爽的……」
爸爸不斷變換著插入的花樣﹐大概插了幾百次後﹐爸爸讓媽把身子轉過來﹐撅起屁股﹐玩起了小狗式。
爸爸抱著媽的屁股一陣猛插﹐兩人都越發興奮起來﹐媽媽已是香汗淋淋﹐嬌喘連連﹐仍盡力承受著爸爸一波又一波的沖擊﹐一對美乳在胸前蕩來蕩去。
爸爸又猛幹了數百下﹐終於在一陣既愜意又滿足的呻吟後﹐大汗淋漓的趴在媽媽的身上﹐不動了。
媽媽卻似乎還意猶未盡﹐一邊為爸爸擦著汗﹐一邊愛憐的親吻著爸爸﹐柔聲說道﹕
「老公﹐都是我不好﹐看把你累的。」
「阿珍﹐只要你高興﹐要老公做什麼都行。好了﹐很晚了﹐快睡吧﹗」
爸爸吻了吻媽媽後﹐熄了燈。
目睹了這一場動人心魄的性交﹐從頭至尾我始終都在目瞪口呆。
我只覺得渾身燥熱﹐面紅耳赤﹐在我的幼小心靈深處帶來的震撼和沖擊是無比巨大的。
在這之前﹐「性愛」對我這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只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﹐今天才知道它竟是如此的奇妙﹐能令人如此的瘋狂﹐滿足和愉悅﹐要不是親眼所見﹐我是絕對不會相信。
今晚看到的是平日裏朝夕相處的父母﹐簡直是判若兩人。
在我心目中﹐爸爸的形象是非常和藹可親的﹐既溫文爾雅﹐又風度偏偏﹔而媽媽總顯得那麼的高雅美麗﹐溫柔嫻淑。
可是在床上﹐爸爸媽媽竟變得是如此淫蕩﹑放縱﹐這難道就是性愛的魔力﹖
我已記不清我是怎樣回到自己的房間的﹐腦子亂急了﹐昏昏沉沉的。
一陣微風吹過﹐我才逐漸冷靜下來﹐突然感到有些冷﹐這才發現自己的內衣已經被汗水濕透了。
我乾脆脫光衣服﹐走到衣櫃的鏡子前站住﹐在皎潔的月光下﹐呆呆的望著鏡中的自己。
那時候雖然我才十三歲﹐但在身體發育上算是很早熟的﹐而且繼承了媽媽的很多優點。
比如花一樣的容貌﹑靚麗性感﹐修長勻稱的身材﹑細嫩柔滑﹐白皙似雪的肌膚。
乳房雖沒有媽媽的那麼碩大﹐但卻非常堅挺飽滿。微紅的乳頭向上微翹﹐十分的精致誘人。纖細的腰肢﹐鼓鼓的臀部﹐渾圓富有彈性。最迷人的小屄的周圍已有微微的茸毛長出﹐被兩片粉紅色的大陰脣緊緊包著﹐只露出一條迷人的小縫。
我從來沒有過現在這樣仔細的審視著自己﹐在淒美的月色裏﹐我赤裸的胴體散發著迷人的光澤﹐我不由看癡了。
自己竟是如此的美麗﹐這令我無比的自豪。
我就快成為大人了﹐也就是說不遠的將來﹐我也可以體會性愛的美妙了。
這個想法盡管使我有些難為情﹐卻使我既亢奮又緊張。
又回到床上躺下﹐對美好未來的憧憬﹐使我依然興奮的無法合眼。
我的白馬王子會是什麼樣子呢﹖他一定有高高的個子﹑既英俊又健壯﹐文雅脫俗。
不知為什麼﹐爸爸的樣子卻不時在我眼前閃過。
我胡思亂想著﹐又重溫起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﹐不由自主的﹐我開始學著媽媽的樣子﹐撫摸著自己的乳房﹐漸漸的一種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遍布全身﹐於是我更加用力的揉搓雙乳﹐並輕捏著嬌嫩的乳頭。
那種感覺也越發強烈了﹐我不由得輕哼起來。我的身體開始變得很熱﹐乳房因充血而腫脹﹐乳頭也堅硬起來。
陰戶變得騷癢難耐﹐於是我的手慢慢的向下身滑去﹐才發覺那裏已經是一片濕潤火熱了。
我輕撫著小屄﹐並用手指向裏面緩緩的探去﹐很快就觸到了一層有彈性的隔膜﹐這應該就是處女膜吧﹖我不敢前進了﹐便捏弄起已經漲大的陰蒂﹐這使我更加的興奮。
我的呻吟聲越來越大﹐如潮水般的快感讓我幾乎眩暈了﹐淫液從小屄裏泊泊湧出﹐把床單都打濕了。
我覺得自己好像小鳥在空中飛翔﹐越飛越高……終於我到達了頂點。
這是我的第一次手淫﹐事後我只覺得好像散了架一樣﹐滿身大汗﹐身子軟綿綿的﹐沒有一點力氣﹐只是腦海裏還殘存著一些興奮。
經過這一夜的折騰﹐我已經累壞了﹐沒過多久﹐就睡著了。
早上起床﹐我依然覺得酸軟無力。吃早飯時﹐媽媽看我沒精打採的﹐關切的問我是不是不舒服。我很怕媽媽覺察出什麼﹐便撒了謊﹐說沒事。
到了學校﹐一整天我都是恍恍惚惚的﹐根本記不清老師在講些什麼。
回到家吃過飯﹐我便把自己關進屋子裏。
強迫自己拿起功課來讀﹐可是仍然一個字也看不進去。我乾脆上床睡覺﹐可試了各種方法﹐還是沒用。
夜深了﹐我好像又聽到了從父母房間傳來那熟悉的聲音﹐充滿了誘惑。
我的心更加慌了﹐我用被子把耳朵堵住﹐可是一切都是徒勞的﹐那聲音還是清晰的傳到我的耳中。
我內心在激烈的鬥爭著﹐最後理智終於沒有戰勝誘惑﹐終於我下了床向父母房間走去……
從此我就像著了魔一般﹐每天深夜我都要偷窺爸媽做愛﹐每當看到媽媽被爸爸幹淫得如醉如癡﹐我都非常的激動不已。
一個荒誕的念頭老是在我心中出現﹕如果把媽媽換成我該有多好呀﹗這想法盡管是罪惡的﹐但處在極度興奮中的我仍忍不住去想﹐接著回到自己屋裏﹐就一邊幻想著和爸爸做愛﹐一邊手淫。
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了﹐盡管每當醒來後我都充滿了不安和自責。
我矛盾極了﹐亂極了。
終於有一天晚上﹐正在偷看時﹐因為太緊張﹐我不小心把門弄出了點聲音。爸爸聽到了﹐一回頭﹐正好和我四目相對。
我非常害怕﹐不知道爸爸看到了我沒有﹐我連忙回到自己房間﹐仍然驚魂未定。
如果爸爸真的看到了﹐一定會認為我是個壞女孩﹐一定會很失望﹑很傷心﹐那我該怎麼辦﹖我已不敢在往下想了。
這一夜﹐我又失眠了。
(二)爸爸的懇求
這隨後的幾天﹐我都處在忐忑不安之中﹐也不敢再去偷窺。我總盡力的躲避爸媽﹐尤其是爸爸。
表面上爸爸看起來與平常沒有什麼區別﹐但我總覺得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。
我盡力的讓自己放松﹐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﹐但是事實上這很難做到。
最擔心的狀況終於發生了﹐那一天也是我終生難忘的。
我記得那是個星期天的下午﹐家裏就我一個人。
正當我心煩意亂時﹐爸爸突然回來了﹐不禁嚇了我一跳。
我心裏很怕﹐就想趕快回屋去。誰知剛走到門口﹐就被爸爸叫住了﹕
「雪峰﹐你過來一下﹐我有幾句話跟你說。」
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﹐硬著頭皮回到沙發上坐下﹐小聲問道﹕
「爸﹐什麼事啊﹖」
爸爸非常的和顏悅色﹐從口袋裏拿出一張成績單﹐說道﹕
「雪峰﹐今天你的老師把我叫去了﹐想了解一下你的情況﹐她說你最近上課不好好聽講﹐這次月考也不及格。雪峰﹐不要害怕﹐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﹖」
我頓時傻眼了﹐這當然是有原因的﹐但是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講啊。
我低下了頭﹐默默無語。這時客廳裏靜極了﹐這沉默使我非常的難熬。
雖然低著頭﹐我仍能感受到爸爸銳利的的目光。
終於爸爸打破了沉默﹐說道﹕
「雪峰﹐其實你不說﹐爸爸也知道為什麼你的成績下降。如果我沒看錯的話﹐這些天的深夜﹐你都在我和媽媽的臥室外偷看﹐才會弄得沒心思聽課。雪峰﹐你說爸爸講的對不對﹖」
這無疑如晴天霹靂一般﹐盡管早就做好了思想準備﹐可仍然使我不知所措﹐我不知道是該承認﹐還是不承認。
此刻我的心慌極了﹐臉羞的像塊紅布似的﹐頭埋得更低了。
爸爸坐到我身旁﹐一只手搭在我肩上﹐輕輕的拍著﹐和藹的安慰我道﹕
「小雪峰﹐別害怕﹐說實話﹐爸爸不會怪你的。」
我羞愧的點點頭﹐臉更紅了。
爸爸握住我的手﹐繼續問道﹕
「這才是我的好女兒嘛﹐看你緊張的﹐滿手的汗。雪峰﹐再告訴爸爸﹐你為什麼要偷看我和媽媽做愛﹖」
在爸爸的溫言軟語感染下﹐我繃緊的心漸漸松弛下來。
同時靠在爸爸堅實寬厚的臂膀上﹐讓我感到